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一百四十三章 神經病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这么快就有线索了?龙悦红吓了一跳。
说实在的,他对灰土上通缉谁谁谁这种事情,一直觉得除非运气爆棚,否则必然旷日持久。
作为“最初城”的重点通缉对象之一,他认为自己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发言资格的。
诚然,在灰土上,“旧调小组”无论经验、能力,还是谨慎小心程度,综合起来都绝对属于佼佼者,但他们能于最初城几进几出,来回蹦跶,也得益于相应的人口管理手段欠缺、各种技术断代、资源投入不足、信息交互有问题等因素。
而如今,上午才听说“救世军”出了两个窃取军用物资的叛徒,下午竟然就有了线索,效果高的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转念之间,龙悦红想到了之前打探到的“救世军”种种传闻,以及丁苓刚才只言片语里不自觉展现出来的情况,又觉得这有一定的合理之处:
“救世军”对各方面人员的管控相当强力,外来者需要接受审核,获得通行证,内部则基本杜绝了强盗、荒野流浪者的存在,连当遗迹猎人都得经过批准。
这样的环境下,那两名叛徒除非不与各个聚居点或者充当黑市商贩的遗迹猎人们接触,在荒野、山岭里自给自足,否则都有很大的暴露风险。
即使他们拥有特殊的觉醒能力,也逃得过一时,逃不了太久,顶多让线索的发现延后那么一两天。
当然,类似“推理小丑”这种效果长久的又另当别论,不过从“救世军”的管控程度看,怎么在调查中规避相应能力的影响,问出真正的情况,说不定已经印成手册,发给一线人员了。
这就和“最初城”对底层治安员们隐瞒许多能力的特点,以提高自身统治的稳定性完全不同。
龙悦红能想到的,蒋白棉自然也能想到。
她抬头望了匆匆忙忙起身准备循着线索追逐通缉犯的遗迹猎人们一眼,又将目光放回了丁苓和她的下属身上,笑着说道:
“我在想晚上吃点什么,这里有比较特色的食物吗?”
“这么早就关心晚饭?”丁苓略显错愕。
商见曜帮忙解释道:
“吃饭是人生大事,我们每天都得三省吾身: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
这是他从旧世界娱乐资料里学来的,放在今日的灰土同样合适,只用改一个字:
早饭有什么,午饭有什么,晚饭有什么。
蒋白棉瞥了这家伙一眼,无奈说道:
風情萬種 小說
“我算半个民俗学者,喜欢接触不同地方的风俗,这包括各种特色食物。”
“这样啊。”丁苓先是点头,接着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刻意转移话题,不想表现出对内鬼事件的关心,害怕引起我们的猜忌。”
难道不是?龙悦红咕哝了一句。
蒋白棉长久以来的表现让他觉得丁苓的推测毫无问题。
“有这个意图,初来乍到要懂得避嫌。”蒋白棉坦然承认。
啪啪啪,当当当,商见曜和格纳瓦同时鼓起了掌。
商见曜随即侧过头去,对格纳瓦道:
“你人类化的程度要藏不住了!”
“我是觉得又懂了一点人情世故。”格纳瓦老实回答。
两人的对话让白晨想要扭头望向旁边,假装不认识他们,丁苓和她的下属却不甚在意,毕竟乌北是“救世军”核心城市之一,不缺乏机器人,他们曾经见过可以和人类搭档说相声的那种。
相声是旧世界的一种艺术,在灰土人为主的部分地方保存了下来,“救世军”和“盘古生物”都在这个行列。
“挺好的。”丁苓赞了蒋白棉的想法一句,“之前有很多外来的遗迹猎人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才被我们礼送出境,或者送上法庭,判处劳役。”
这算是暗含警告?龙悦红想法总是丰富。
不等蒋白棉、商见曜回应,丁苓笑道:
“中午蹭了你们的罐头,晚上回请你们一顿比较有乌北特色的吧。”
“好啊好啊!”商见曜一点也没客气。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丁苓从聚居点换来了一堆柴,借来了一口铁锅、一个铝盆、一个汤勺,开始准备晚饭。
她先倒了不少面粉在铝盆里,然后放入清水、白糖等事物,将它们搅拌成了糊状,接着将锅烧热,取了一小块猪油来来回回擦拭锅边。
做好这些准备工作,丁苓用金属制成的汤勺舀起铝盆内的白色糊糊,将它们浇在了铁锅内侧边缘。
滋滋滋的声音里,每一勺白糊都摊成了一张薄薄的饼。
丁苓熟练地掌握着火候,到了一定的时间就将那些薄饼翻一个面。
香甜诱人的气味逐渐弥漫开来,引得商见曜咕噜吞了口唾液。
两侧都烙熟之后,旁边等待的一名男性“救世军”成员将薄饼一一夹起,放到各个饭盒内。
这么一轮又一轮过去,每个人都分到了六七张饼。
蒋白棉忍着没吃,也示意组员们,尤其商见曜不要急,毕竟丁苓还在忙碌。
烙完最后一轮,铝盆内还有一些残留的面糊,丁苓又加了许多清水进去,搅拌了一下,一股脑倒入锅中。
没过多久,一锅香喷喷的涮锅汤就煮好了。
每人接了半饭盒汤后,丁苓又拿出几个肉类罐头,煮到了锅里。
“我们这种干体力活的如果吃饼不吃肉,会怎么都吃不饱。”她笑着对蒋白棉等人说道,“吃吧,大家都吃吧。”
商见曜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张薄饼,塞入口中。
龙悦红紧随其后。
一口咬下去,他觉得这饼又软又糯又有弹性,细嚼则有面粉的香味和糖的清甜,根本停不下来。
狼吞虎咽吃完一张饼后,龙悦红埋头喝了口涮锅汤。
他感觉这一点也不腻,就像带了麦香和些许甜味的清水。
“不错啊,这叫什么?”蒋白棉抬头问道。
丁苓笑道:
“乌北管这叫锅边摊。”
“你手艺真不错!”商见曜赞道。
丁苓下属里那名二十四五岁的女性点头附和:
“是啊,丁队经常亲自下厨,给我们改善伙食。”
“学学人家!”商见曜侧头对蒋白棉说道。
蒋白棉没有表情地抬了下左手,制止了后续的杂音。
吃饱喝足之后,“旧调小组”抢着做起清理,主力是被蒋白棉指定的商见曜。
就在这时,白晨发现之前去跟踪线索寻找两名叛徒的遗迹猎人们相继回到了这个聚居点。
丁苓走了过去,随意找了个人问道:
“有收获吗?”
那遗迹猎人看了眼她身上的黑色制服和对应的肩章,略带畏惧地回答道:
“有,我们找到了那两个叛徒,打死了一个,另外一个见跑不掉,自己吞枪自杀了。”
隶属于“救世军”的遗迹猎人们虽然总是嘲笑正规军古板保守,但真正遇到还是不敢造次,除非家里比较有背景。
守護你的心臟
“都死了?”丁苓微皱眉头,“他们身上搜出了什么东西?”
那遗迹猎人回答道:
“没找到所谓的重要军事物资,只有一些罐头、饼干、能量棒,还有子弹、打火机。”
见丁苓表情依旧严肃,他又补了一句:
“这些大部分都是乌北产的,他们可能去过乌北,从黑市弄到了点补给。”
“那有人要担责啊!”丁苓嘀咕了一句。
那些重要的军事物资看来是脱手了……后续要是找不到,估计会有连锁反应……自从听力恢复,蒋白棉已能完成偷偷旁听这个任务。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清晨七点,“旧调小组”跟着丁苓那辆山地车继续开往乌北。
用了近九个小时,下午四点的样子,他们终于抵达了这座位于月鳞河畔,背靠核电站的翻新城市。
这座城市的整体风貌和旧世界很接近,只是没那么多高楼大厦,建筑的颜色和造型也较为单调。
有丁苓在,蒋白棉等人非常顺利就通过了几个路口的检查,进了城内。
突然,商见曜指着窗外,“啊啊啊”地说着,一脸兴奋。
什么鬼?蒋白棉跟着望去,发现侧面巷子里有两个打扮奇怪的人经过。
他们衣着普通,皆灰扑扑的,奇怪之处是头上都戴着一个烧水炖菜的铝锅,让人怀疑他们怎么看得见前面的路。
这两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巷子尽头,商见曜似乎恨不得追上去,交流一番。
等丁苓将绿色山地车停在了一栋颇为气派的十层高楼前,商见曜赶紧下车过去,询问起刚才那些市民是什么来头。
丁苓皱了皱眉:
“那是一群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