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七十八.始料未及的變故鑒賞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餐厅。
最后一盆蔬菜汤端上餐桌。盖着其他食物的银餐盖陆续掀开,显露热气升腾的精致美食。
作为巨树学院的教授,海格教授一家无需为食物污染与稀少困扰,尤其是贵客登门。
海格教授启开他的珍藏红酒,为陆离、妻子,甚至西索恩同等倒满,端起酒液摇曳的酒杯:“敬陆离阁下。”
“敬陆离先生。”贤惠的米姆说。
“敬好闻的陆离!”西索恩孩子气地附和嚷道。
盖起香水药剂之后,陆离气息重新弥漫身边。
放下浅酌酒杯,温馨的家庭午宴正式开始。
海格教授为陆离讲述这条街区的各种店铺,闲暇时可以游逛,不需掩盖气息,不过可能会有人询问陆离使用的香水——
米姆符合这个时代的妻子,询问陆离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还在找她。”
海格教授恰好是知情人之一:“陆离阁下,邀请您做客还有另一件事……关于您让我留意的天堂谷。”
海格教授有所线索,他在一本无名残破书页发现“天堂谷”含糊的只言片语。
【她被茫茫森林环绕,远离纷争。动物聚集于此,植物仍在生长,流淌蜜一般的河流,避世的人迁徙至此,犹如天堂】
残页没法确认是否指向天堂谷,也未确认天堂谷位置,只是海格教授的猜想。
“书页没了吗。”陆离说道。
如果还在海格教授应该会拿出来。
“是的……那片书页太过残破,我试图拿起时就被风吹散了。”海格教授内疚地说。
模棱两可的线索总比什么也没有好。
茫茫森林、远离纷争、河流。
结合这些关键词,陆离首先想到主眷大陆西部的永恒森林——那是人类已知最辽阔的森林。数百年的采伐也没能让永恒森林缩减多少,而因为探险家更多聚焦海洋,人类对永恒森林所知甚少。
陆离暂时放下刀叉,回到楼上取出地图,褶皱泛黄的的主眷大陆羊皮地图西部呈现永恒森林的轮廓——几乎比列侬群岛还要大。
几条河流传进永恒森林,从下方南部流出。
离永恒森林最近的城镇是人类触须末端,铁路终点站维格镇。
但随着维纳不冻港的沦落,他们与铁路小镇联系变得断断续续,铁路后半段小镇更是彻底失联。
只能判断他们处境不会太好。
幸运的是,流淌之猫还在那里,也许能庇护维格镇。
记下永恒森林的轮廓,陆离回到楼下餐厅。
做入座椅的瞬间,陆离忽然感受心底涌现的疲惫乏力。
疲倦犹如暴风雨无法抵挡汹涌而至,摧毁理智构成的帆船,让他昏昏欲睡。
陷入失去知觉的昏迷之前,陆离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倏然站起,又瘫倒撞翻餐桌的海格教授。
还有面无表情的米姆与仍然憨笑的西索恩。
異世界藥局
……
一辆马车沿着内城街道缓缓驶向外城。
我的兔子是男生
stardust
车厢固定不结实的“货物”嘭嘭轻撞厢壁。
摇晃与冰冷触碰中,陆离悠悠转醒。
车厢门间隙投进变幻微光,马车在移动。
比昏暗车厢更深邃的黑色眼眸扫视周围,陆离低垂眼眸。
他靠着车厢避,麻绳绑缚身躯,腰间枪套与胃袋全部不见。海格教授靠在另一边,遭遇同样境遇,还未苏醒。
“海格教授……”
不知因陆离呼唤或马车颠簸撞到额头肿包,海格教授缓缓醒来。
“陆离阁下……”
他看到平静望来的陆离,下意识动作,然后发现自己被麻绳绑起,关于被妻儿迷晕的事实也涌进混沌脑海。
“怎么会……米姆在做什么?!”海格教授未从妻子的背叛中醒来。
“保持安静,别让他们发现我们已经醒了。”
陆离示意海格教授噤声,但晚了一步。
厢门忽然打开,刺眼光亮侵入昏暗车厢。
扩散的瞳孔收缩,陆离隐约看清披洒光影的西索恩。
“父亲,好闻的陆离,你们醒了?”憨厚声音响起。
“西索恩?快,快放我们出来!”海格教授仍怀着希冀失态低吼。
“母亲说……不行!”
西索恩闷声拒绝,适应亮光的陆离也看到驱赶马车的米姆。
“不……!”
海格教授痛苦大喊中西索恩关闭车厢门。
无法理解背叛的不甘的海格教授开始挣扎喊叫,但马车只是微微摇晃,也没有路人听见喊叫。
挣扎持续几分钟,喘息的海格教授带着擦痕停下,麻绳足够坚韧粗大,而且绑缚很紧几乎让血液难以流通。
“我从未想象……米姆与我的孩子居然会背叛我。”
空气混浊的昏暗车厢响起海格教授嘶哑的低沉话语。
“抱歉陆离阁下……我不该邀请您做客。”
海格教授充满愧疚与悔恨。
他的妻子米姆早有问题……很早之前因为某种阴谋,来到海格教授身边,成为针对巨树学院的阴谋之一。但因海格教授邀请陆离,维持近十年的谎言被戳破,显露丑陋的真相——
几分钟后,马蹄声放缓,车厢趋于静止。
马车停了下来,车厢外传来说话声。
“我是巨树学院史彼特·海格教授的夫人,需要前往地表。”
“是内城城卫军……”海格教授倏然抬头,朝外面嘶吼:“他在说谎!”
“按照惯例我们需要检查车厢。”城卫军声音响起。
“当然。”
让人不安的对话响起,然后西索恩打开厢门,陆离与海格教授看到象征希望的光芒下的城卫军。
“我是海格教授,身边是驱魔人陆离,他们绑架了我们!”海格教授向他喊叫,嗓音不再沙哑刺耳。
陆离背靠车厢尾部,安静注视着城卫军环视车厢内部,什么也没发现后退开。
“没有问题,海格夫人,祝您路途顺利,再见。”
“再见。”
“你们在做什么?!那是陆离!是传奇驱魔人!你们不能这么做!?”海格教授疯癫地歇斯底里怒吼,但狭窄车厢犹如与世界隔绝。
“他们甚至买通了城卫军……”
海格教授呢喃,他们仿佛陷入蛛网神系的阴谋,正越陷越深。
“也许不是。”
陆离回想焦距从未落在他们身上的城卫军。
“城卫军听不见我们,看不到我们。”
轻颤中马车重新驶动,载着绝望悔恨的海格教授和平静的陆离,碾过青石板缝隙里生长的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