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萬法無咎-第三十三章 莫名差距 定格之喻分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云千绝心中,愕然惊奇。
交手之前的一瞬,其实他心中隐隐有一丝疑虑。那就是盈法宗道术和别家截然不同,胜负只是一锤定音的买卖。二人交手中演化精微变化,恐未必能够诠释的如真昙宗、四御门那般透彻。
但是他多虑了。
在出手之后的一瞬,他的确是进入了盛极而衰、体力耗竭的状态;但是这种萎靡只持续了一瞬,立刻从云千绝身上猛烈的抛走,不知是神通演化加速,还是时间流逝加快。
云千绝本人,立刻又回到了精气法力莫不圆满的状态。
至于那一击,却是完完全全不分轩轾。
所传递出来的妙意,令云千绝又是惊喜,又感出乎预测,不可捉摸。
所惊喜者,正如旁观许久的符凝锦、尹九畴二战,通过与轩辕怀的交手,云千绝眼前登时打开一片新天地,只觉盈法宗日夜二经又多出了许多前所未察的新变化,迫不及待的就要加以运用。
出乎预测者,观战之时,他本以为是轩辕怀对于真昙、四御两门之神通的损益变化,启发了符、尹二人;但亲身体验之后却察觉出并非如此——轩辕怀所动用的神通道术,看似与自己有显著的方圆之别,但内里精神、法力的精微运转,却是完全等同。
可是看似硬碰硬、毫无变化的法子,一旦交手之后却莫名给人以启发心意,简直不知从何而来;勉强解释,甚至只能说是自己的道心资质瞬间提升了许多?
但两相权衡,振奋之念到底还是压倒了疑虑。
因为道行到了极高境界,再向前进可谓是千难万难。如今既然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自然不能轻易错过。
接下来的百息之内,云千绝竟是与轩辕怀猛烈的交手十余击。
云千绝面上红光一泛。
盈法宗日夜二经之法,由于威力过强,故而每日只得限制一击。这种限制,对于盈法宗修士的心性、斗法策略、甚至外在的行事风格,都有深远的影响。
似眼前这般,将日夜二经的倾力一击,在短时间内连续动用十余次,却是云千绝此身从未有过的经验。一时心意翩然,竟恍惚间生出一个念头,似乎自己已跃升为当世顶尖嫡传,可与圆满之上境界者并驾齐驱……
十余息后,云千绝悚然一惊。
第十三次交手之后,他豁然发觉,这一下不再是平分秋色,对面“轩辕怀”所复刻的方形“日夜二经”法门,威力似乎较他自己所动用,微微胜出了一丝。
云千绝虽定力甚强,一时竟也不免生出茫然无措之感。
轩辕怀的实力,自然不是云千绝所能企及;就算其分身实力较之正身逊色了一筹,只怕其极境战力,依旧在圆满之上。和这样的对手交手,不在求胜,能够“有所得”,便足够了。
这是正常的道心念头。
依次标准衡量,云千绝可谓是圆满完成了目标;不但不应该茫然失落,反倒应该身怀大欢喜才对。方才一十三式神通交手所得之丰盛,就算是闭关千载,也难以追及其十分之一。
可是……
这不是云千绝预想的“斗战”。
如果说轩辕怀道术果真胜他一筹,哪怕是模拟盈法宗道术战胜自己,对己有莫大启发,那云千绝自然接受——这也是想象之中的路径。
但哪怕是分出高下的第十三式,轩辕怀的神通依旧是处于和自己的神通“内核完全相同”的状态,所动用法力,更是一丝不差。可是就这样的交手,却偏偏分出了高下。
令人不能释怀的是,两人施展的神通外象一方一圆,明显是有所差别的;可是经历了最密切的碰撞和感应之后,云千绝竟不能回答出“对手在何处胜过自己”这一最朴素的问题。
至于道心明悟之所得,更是毫无来由,俨然是鬼魅降身。
云千绝猛地抬首一望。
这才发现,“轩辕怀”的面目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最初下场之时,这分身半与云千绝相似,半是缥缈莫测;而如今与云千绝形似之处,已在八分以上!
云千绝眉头一皱,转身参考符凝锦、尹九畴二战。
但一望之下,与符凝锦、尹九畴交手的“轩辕怀”形象,虽然也有变化,但其面目只是六七分相似,进度反倒落后于自己这一战。
再看其余五处战场,除了沈湘琴刚刚下场之外,其余四阵依旧是按兵不动。
原来,符凝锦、尹九畴虽早开战了百余息,且持续交战不辍;但由于盈法宗道术的特殊性,此时反而是云千绝这里进度领先了。
观战宾客之中。
荀申忽道:“不是模仿。”
墨天青接话道:“正是如此。若要模拟其余八宗之道术,以轩辕怀的手段,大可模拟得浑然无隙,挑不出一丝毛病。而不会呈现出这似是而非的形态。”
申屠龙树道:“但也不是超越和破解。两相应对,同归于寂,分明未见任何针对性的手法。只是到底胜在何处,委实难以索解。”
玉离子也道:“似乎不是道术范畴之内的存在。”
此言远远飘荡而出,最受触动的,不在同属的宾客之列,而在九宗真君。
无论杜明伦、梅雪亭、申思平,还是这一头宁中流、薛见迟等人,都是若有所思。
就算是辰阳友盟一方,也不知轩辕怀所施手段的根脚。
方才两方真君,一致以为这是辰阳剑山将变化之道拆解到极致,到了能够尽数模拟九宗道术的层次;轩辕怀通过模拟其余八宗道术而青出于蓝。最终汇聚成独到之心得。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独特的“蓄势”之仪式。
但若是此理,不应连玉离子亦觉得难以索解。
此时战局之中。
云千绝已心生退意。
但直到此时,他骤然发觉,原本只是宛若对镜照影的“轩辕怀”,此刻竟突然主动了起来,双手一合,神通已经应手而出。
云千绝不得不接。
这一下速度尤快,每一击都是卡在云千绝气机恢复的刹那,第二击又如潮水般涌来。
电光火石之间,又是七击硬拼。
到了第一十九手出手的一瞬,轩辕怀的面目,已经和云千绝别无二致。
后来的六击,虽然肉眼可见差距愈来愈大,但双方依旧是同一个档次的存在;可是就在轩辕怀面目完全变化之后,云千绝忽然心中生出一念——这一击无论自己如何变化,都不是自己所能挡下的。
随后,神通相击。
旺華國後宮的藥師
云千绝猛烈的退却,弹出战场之外,神气委顿,竟未立刻恢复。
八战之一,已经先告结束。
那已然变成“云千绝”相貌的轩辕怀,飘然回返,来到他真身处,顷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随后,轩辕怀正身之气机,似乎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变化;但若说是纯粹的加强,却又不然。
秦梦霖忽道:“此之谓‘定格’。”
玉离子微微一愕,立刻道:“何谓‘定格’?”
迄今为止,她与秦梦霖二人讨论战局甚多,双方大致平分秋色,各自佩服。但此时秦梦霖却提出了一个她前所未闻的概念。
秦梦霖欣然一笑,道:“这是我生造出的一语。”
玉离子凤目一挑,缓缓道:“虽云生造,总也有其说,有其由。”
身畔之人,都留神倾听。
秦梦霖道:“试设一喻。”
“两军对垒,各领万人,姑且名之为黑白两队,斗上百场。黑队或胜出五十五六、白队或胜出四十四五。纵然有差,也未必能够印证是黑队兵员战力更高——尽管传闻如此。”
“道理也是显而易见的。决定胜负的变量实在太多。双方将领的素质高下、指挥是否得当;阵法是否适宜;天时地利是否具备,皆能左右一战之胜负。”
“但是若寻一开阔地界,双方都将所帅万人一字排开,一个对住一个搏斗。那么胜负之数,便最为直观的体现出双方兵员的基础战力。明白昭彰,定位不疑。”
“所以,名之为‘定格’。”
闻言之人,都是若有所思。
荀申道:“兵员相等,是说双方法力境界相同……秦道友的意思是,轩辕怀并非刻意炫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战法,而恰恰是对镜照影,泯灭了一切变量,只凭基础的兵员战力取胜?”
墨天青疑惑道:“所谓兵员战力,指的是指的是道法层次的差距么?九宗所谓‘完道’与‘未完道’的差别?若是如此,对上林双双或有完道之实的魏清绮,还能胜否?”
玉离子、御孤乘等人,却皱眉不语。
若并力之强弱指的是道法层次的差距,他们理应能够看出来的。
玉离子断然道:“不对。秦道友之喻中,双方兵力之数目,象征法力境界之相等;双方阵型之相同,已然意味着神通道术之相等。至于最基础的兵员战力之高下,似乎别有所指,是另一种奇特的存在。”
所有人都凝神倾听。方才战局之微妙,不但云千绝本人无法索解,就连圆满之上的诸位也是一头雾水,关键就在这里。
秦梦霖道:“不错。”
“这是因为辰阳一宗纯修剑道的缘故。”
“所定格之‘格’,‘剑格’是也。”
轩辕怀似乎遥遥听见此言,一抬首,传来半显惊讶又意味深长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