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起點-第一章 攜萬丈光芒,再來見你鑒賞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越靠近接引之门,仙乐声愈发清灵,异象在周身穿梭划过,那一个个曼妙的仙女仿佛触手可及。
金色阶梯缓缓消失在九州尽头,徐北望闭着眼,沐浴在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仙光之中。
第五锦霜遥遥望着规则飘荡的星域,精致宛然的眉目一片冰冷。
我回来了。
“睁开眼啦!”
美少女娇憨地抓着小坏蛋手臂,大眼睛比星河还迷人。
在九州芸芸众生信念加持,徐北望堪堪炼化掉功德、信仰之力。
他缓缓睁眼,见到一副毕生难忘的场景。
海中的渚
乳白色亮带横跨星空,气势磅礴的银河宛若奔腾的急流,倾泻到无穷无尽的区域。
明亮壮观的星辰近在咫尺,让人心驰神往。
真正意义上的——
手可摘星辰!
“看脚脚。”
美少女歪着头,娇声娇气说。
“不。”徐北望言辞拒绝。
我真不垂涎你的脚丫子,独独钟爱老大的神品玉足。
当然,老大不在场,另当别论。
“喵喵让你低头!”美少女嘟嘴瞪他,有点小失落。
徐北望俯瞰而下,他们三人踩着一颗褐色的椭圆球体,瑰丽玄妙,亿万星光汇聚在其中。
这肯定是九州大陆。
盖因九州由山脉土壤覆盖,海洋湖泊只占很少部分,通体呈褐色。
“你来了。”
沧桑的声音响起,星光震荡,九州界都微微颤了一下。
循声而望,一方斑驳的巨石上,有“天辰界”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巨石盘踞一头似龙类蟒的庞然大物。
“前辈为何在此?”徐北望微笑着客套了一句。
天枢内,就是这厮发布施令,当初自己钻规则漏洞,也是它网开一面,要不然肯定得不到鸿蒙道气。
飞升途中,他就感应到仙门内的鸿蒙道气,倘若没有,肯定是无法进入接引之门。
“等你。”
庞然大物的红色巨目一动不动,声音也毫无情绪起伏。
嗡!
一件弧圆形的晶莹仙玉出现在徐北望面前。
“这是天枢钥匙,遭遇生死危机凭此逃进天枢,仅一次机会。”
“希望在未来纪元,能听到你的名字。”
庞然大物说完,头颅砸进星河中,顷刻间隐没不见。
天辰界土著超脱,它完成了天庭的使命,祝这个年轻人长生路顺利。
“收下吧。”
第五锦霜在星域漫步,青丝如爆,裙袂飘扬,有种无与伦比的美感。
庞然大物的举动,丝毫没有令她意外。
老大发话,狗腿子顾虑消除,将其收好。
相当于多了一件保命符,遇到力有不逮的危机,可以逃命。
不需要询问,肯定有种种限制,徐北望自信自己不会用到,也不想用到。
“你一直看他做什么?”
第五锦霜瞳孔猛地一沉,盯着目不转睛的肥猫。
美少女挪开视线,不情不愿地低着脑袋。
喵喵好喜欢小坏蛋,要他亲亲抱抱舔脚脚。
对了,喵喵也偷了一双黑色袜子。
“走。”
第五锦霜冷言。
三人在星域间疾驰,途中碰到无数袭击的乱流,皆被老大轻巧避过。
回到诸天万域,老大蠢猫的气运开始发挥作用。
蠢猫捏着裙角蹦蹦跳跳,将星辰放在头顶,矜持傲娇地问:
“喵喵美么?”
视乱流于无物。
狗腿子可是吓得半死,好几次差点被乱流轰成齑粉,幸好紧紧搂着老大的曼妙纤腰。
不愧是倒霉体质,要是一个人飞升,现在已经是一具凄惨的尸体了。
“那就是灵界。”
第五锦霜任由狗腿子环抱,默许了他不安分的贱手。
她指向远方一个偌大的剔透星球,晶莹的气体飘荡。
而星球周遭,到处都是螺旋状的恐怖裂缝,裂缝中无数尸体横陈,头颅堆积如山,鲜血染成触目惊心的一片猩红。
“妄图逃离者、强行闯入者,形神俱灭。”第五锦霜碧眸冷冷睥睨着他。
狗腿子尴尬一笑,将在大腿内侧游弋的手收回来。
难怪第一次接引之门,娘娘严厉阻拦,这灵界看起来跟屠戮场差不多。
“小坏蛋,喵喵罩着你!”美少女不甘寂寞,凑上来得意洋洋说。
徐北望盯着平坦的红裙。
平胸岂敢称罩?
第五锦霜一言不发,感受近在咫尺的气息。
她眸底的一丝黯淡一闪而过。
尽管贱人的气味她再熟悉不过,可依然很迷恋。
徐北望还在跟蠢猫大眼瞪小眼,可内心浓郁的悲凉几乎弥漫出来。
爱一个人,爱她每一个细节。
仅仅注意到老大一个眼神,以及她不同于往常的缓慢步伐,似乎希望时间再慢一些。
寒门冷香 小说
徐北望明白,可能要分别了。
之所以用可能,也许是内心存有幻想,寄希望三人一直走下去。
肥猫还在没心没肺的炫耀美貌,凹造型、秀白嫩脚丫子。
星域之间似乎没有时间概念,两人牵着手不知走了多久。
“拿出琴来。”
第五锦霜往前踏出几步,背对着狗腿子,掩饰了眸底失落的光彩。
異界水果大亨
徐北望一言不发,从戒指里取出由十件神器锻铸的瑶琴。
前方是一片星光熠熠的光幕,上面密密麻麻的光点穿梭。
“不是家乡呀。”美少女一脸迷惑。
喵喵虽然笨,但还是能记得回家的路呢。
第五锦霜睫毛微颤,“他不跟我们一起。”
伴随着话音落下,瑶琴爆发出恐怖的仙力,琴弦铮铮作响,轰击在光幕中,顷刻间显现一个深邃的黑洞。
一瞬间的错愕之后,肥猫的嘴角霎时间往下压出幅度,眼眶中立刻充满了盈盈水痕。
“不要,喵喵不要分开。”
她跑向小坏蛋,一边抱紧一边哭哭啼啼。
徐北望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轻轻摩挲蠢猫的脑袋。
第五锦霜转过身,红唇轻启:
“我不想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我暂时保护不了你。”
语调温柔,竭力克制着伤感。
“不要!”肥猫哽咽央求,画得美美的薄妆的哭花了。
“卑职知道。”徐北望俊美的脸庞露出笑意。
老大的修为也要从零开始,不管地位再尊贵,实力达不到碾压,亲人都不会言听计从。
而她来自黄金神族,自己体内有神族一滴精血,那些上位者绝对不允许他存在。
挺狗血,但这就是现实。
他徐北望就是遗弃之界的乡巴佬。
“给我哭坟呢。”徐北望敲了肥猫一个暴栗。
而后拿出老大炼制的乾坤袋,到域外不会崩碎。
“你爱吃的零嘴,里面都有。”他塞进美少女雪藕般的手心。
“有蛋糕么?”肥猫仰起头,泫然欲泣。
徐北望:“……”
好你个蠢猫,这么快就不哭了!!
“喵喵相信你呢。”肥猫不好意思地擦干白袍上的鼻涕,红着眼小声说。
她虽然笨,但不傻,也明白三人的处境。
倘若遇到危险,眼睁睁看着小坏蛋死去却无能为力,那才最折磨煎熬。
“滚过来!”
第五锦霜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遵命!”
狗腿子像是初见般,一副唯唯诺诺的神情姿态。
第五锦霜柔软玉臂搂着他的脑袋,娇嫩玉润的红唇吻了上去,贪婪地索吻。
一双美腿夹在狗腿子腰间,狗腿子握住粉嫩的脚趾,细细摩挲晶莹的足肌。
美少女垂头丧气,又羡慕又酸溜溜的,想起即将离别,再度抹眼泪哭唧唧。
不知过了多久,第五锦霜青丝散乱,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还给你。”
话落,裙袖拂出成堆的衣裳,幽香萦绕。
旗袍,吊带裙,连衣裙,包臀裙,黑丝白丝短袜等等。
“没有你,本宫不会再穿,等你亲手给本宫穿上。”
她眸底雾气散去,恢复了冷贵高雅的表情。
“嗯。”狗腿子悉数收进月牙戒指。
“但敢接近一个女人,本宫必诛她九族,摧毁这个星域,再将你打落纪元炼狱,生生世世不得轮回!”
第五锦霜玉颊趋冷,碧眸划过危险的精光。
面对如此恐怖的警告,狗腿子赶紧称是。
他毫不怀疑,以老大变态的占有欲,绝对做得出来。
虽然她现在修为也是起步阶段,但以她的气运、天赋,以及背景,崛起速度将难以想象,届时真有能力摧毁一个星域,崩灭亿万万苍生。
“喵喵也会,一拳把周边的星域都砸成肉泥!”
美少女泪痕未干,板着脸做凶恶的表情。
第五锦霜手指摆动琴弦,那条七尾妖狐器灵自动飞出来,胆怯畏惧地跪在地上。
“拿着。”
第五锦霜扔给狗腿子,再次威胁了一句:
“记清楚,不许跟任何一个女人有瓜葛!”
同样一句话她强调第二遍,可想而知严重性。
狗腿子端详着眼前美到令他窒息的女人,铿然有声道:
“万千星河皆是你。”
伴随话音落下,他头也不回地踏进传送阵。
“呜呜呜……”
肥猫又哭唧唧,飞快跑了过去,跳起来将樱唇凑在小坏蛋嘴巴上。
“喵喵等着你……”
话说半截,就被第五锦霜一掌拍飞。
深邃伟岸的黑洞,徐北望还是忍不住回头,他故作坦然道:
“娘娘,待卑职携万丈光芒,再来见你。”
身影逐渐虚幻,消失在传送阵深处。
第五锦霜驻足良久,缓缓蹲下抱着膝盖,离别的苦涩湮没了整个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