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七百五十一章 人道正反,談判破裂!相伴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重华亲征!
当这般破格的战力浮出水面,一尊至强的帝者走上了台前,许多同行都心有所感,看向了东夷。
“天庭果然藏的够深!不择手段!”
炎黄二帝与东皇血战于诸世之外,力拼于岁月源头,此刻皆是做出一脸愤慨的模样,呵斥天庭之皇。
“兵者诡道,何谈手段善恶?”
太一也不辩解,坦然便承认了下来,且在炎黄二帝表露出要脱离战团、回援人族时,强势出手,付出代价将他们陷在此地。
“你们就陪我留在这吧!”
三位人帝妖皇的血战在延续。
局势,似乎走向着对人族极度不利的状况,属于人族的那片青天,在一点一点的坍塌。
不过……
这只是在表面上。
于另一处地方,已经有人心花怒放了!
“终于等到你!”
女娃开始挑选草丛。
她要埋伏一手,送重华上路。
为了这一天,为了钓大鱼……天知道!
她是多么的克制与忍耐!
前线无数的将士血拼,她却只能憋着,保障后勤医疗……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能做,怕打草惊蛇,吓到了猎物。
今天,猎物终于上钩了!
在此之前,猎物……认为自己是猎人的。
而猎人和猎物的反转,有时候只在一瞬间。
最高明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人族扮演了猎物的形象,并且扮演的惟妙惟肖。
骷髅精灵 小说
直到摊牌的时刻。
如今,机会来了。
女娃喜笑颜开,准备好了蹲草丛的工作。
只是,草丛好蹲,抓人不易。
重华有备而来,正是巅峰圆满的姿态,想要一举扼杀这样的王者,不是易事。
女娃不会妄自菲薄,可她也需要承认,重华早已成了气候……纵然是能以有心算无心,想要短暂的时间内分出胜负生死,仍旧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在手。
说到底,女娃虽强……但其实也不过是在娲皇、后土这两大重量级身份之外的第三备胎,当年仅是火师的储君。
纵然境界道行共享,且得了炎帝和酆都大帝的馈赠与遗泽,还吃了版本红利,避过了五运道主掀起魔劫的牵制……可重华又何尝简单?
他也是背景深厚之人,统摄鸟师,并夺取了龙师的财富底蕴,自开神明道路,打造了人道共荣圈……论成就,亦是出类拔萃!
人族,龙族,妖族……三种气象在合流,让这位王者逐渐进军到莫测的领域中。
一轮普照千秋万世的璀璨神阳中,一尊无上的神明在显化!在走来!
踏足巅峰,逐道盘古……这是重华在逼近的层次!
这个时代,是最坏的时代,却也是一个竞争激烈因而群星荟萃的时代。
一尊又一尊古神大圣,在这个时代中极尽升华,追上了曾经道祖睥睨天下时所倚仗的境界成就。
有娲皇,实现了掌生控死的圆满,左手掌造化,右手掌轮回。
有龙祖龙行天下,偷天换日,夺天之道、法之道,窃造化道,十二金龙尽取十二祖巫精髓。
有东皇,得混沌钟传承,称霸后巫妖时代,为天庭至高神明,再行践智慧,再造周天星斗大阵,智勇兼得。
还有天皇帝俊!
他融合人族与天庭之路,强势凌压龙族,别出心裁,开辟出神族道路,自为一道之主,挣脱掉身上所有的枷锁——那来自天道鸿钧的,以及来自人族正统的枷锁。
因此,他也看到了前路!
抵达了极尽巅峰的层次,单论修行成就,彼此间已经很难说谁更高明了——除非迈出最后一步,证道盘古。
当然,同样的层次,不意味着战力的等同——这是可以靠外挂加上去的。
如道祖手握天道,收拾起别的同级来,自然是轻松加愉快的。
而有自己势力根基的巨佬,将光杆司令按在地上揍,也很正常——因为他撬动了人道的力量!
这也是女娃敢来给重华上毕生难忘的一课的底气所在。
毕竟……
天道圣人——娲皇——后土!
天道六圣之一、天庭四皇之一、人族创造者、轮回主宰者……这一连串的头衔,也是一连串的战力增幅!
“只要给我找到空隙……”
“欺负一个萌新,我还是很擅长的!”
女娃摩拳擦掌,已然做好了震撼世人的准备。
一旁,药师佛对着她投去了微妙的关爱眼神,嘴角隐隐有一抹笑意。
他就静静的看着女娃的表演,看她是如何安排指挥手下,做好预案。
比如说,等什么时候鸟师的指挥部空虚了,怎么跟她一起暴起发难?
像是对付那新晋的妖帅——巫支祁,诈尸归来的妖帅飞廉,要如何一点点将之钓走?
……
袭杀一位敌对方的最高领袖,那是有讲究的。
女娃自觉有把握压制甚至是格杀重华,可这也有要求——起码得是单挑!
而不是说,自己一个人冲进去,想着开无双,千军万马中取重华首级。
这不现实!
引导着,策划着,让重华自己落了单……那时候,就好办了。
“这应该是不难做到的……”
“小应龙带领龙师复起,又有文命战场起义、迅速转战,还有九黎防守反击……三大战团,拉扯牵制,怎么着重华应付起来都不轻松吧?”
“只要他的主力一分散,那时候……就是我的机会了……”
……
“文命,你为何反我?”
“我自觉待你不薄。”
重华御驾亲征,兵马未至,传讯却先到了。
他选择了沟通。
相比于有灭国仇怨的龙师,以及必须打击目标的九黎……还是夏后氏一脉有些交流的余地,他认为可以招安。
能谈就先谈,减少战损,而非上来就是血战。
即使不成功呢,也可以顺势做些文章,孤立这支起义的武装——一个跟敌人和谈过的队伍,这真的值得信任吗?
小孩子才一上来就你死我活,大人的世界是可以谈判滴!
“你若归降,我可以既往不咎,保证你的权势地位。”
重华展示着诚意。
他并不计较文命的起义行为。
“是吗?我不太相信。”文命跨越时空,与重华交流着,面色很平静,“鲧的死,你怎么说?你不要欺我。”
“此一时,彼一时。”重华淡然,很坦诚,“那时我计划尚未完成,自然是容不得一点碍眼的沙子。”
“鲧挡了我的路,我没有选择……他必死。”
“现在情况不同,我也自然有了容人之量。”
“招安你们,是一笔很划算的生意——你看,连你这样战场起义、动荡了鸟师统治稳定的人,我都可以接纳……何况是敌人呢?”
文命目光闪动,他理解了重华的潜在意思。
千金市骨罢了!
“为了尽快结束战争,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重华笑道,“只要大体上能保证以我为主的格局……多出些许藩镇割据、山头林立,我其实并不在意。”
“你却是心大。”文命认真审视这位君王。
“我只是没那么强的精神洁癖而已……因为我并不奢求理想,相反还很尊重现实。”重华摇头,“上下一心,永世不变——这做梦就可以了,梦里什么都有。现实么……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既然如此,适当妥协一二……这也合乎我的认知。”
“所以因为现实,你就背弃了人族的道路?”文命挑眉。
“背弃?谈不上……”重华哂然一笑,“只是我觉得,这条路其实是有问题的。”
“讲理想,这没问题……人各有志,可以理解。”
“你可以讲理想,为了理想去奋斗——但你不能绑架别人,强迫所有人跟你一起讲理想,为了理想去牺牲。”
“这样说起来,与暴君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所作所为,尊重现实,与你们这一派,却是恰好构成了人道的正反面。”
“所以我这条路能走通,并且取得眼下的成就。”
“到了我这样的地步,早已跳出单纯的善恶了……”重华有几分感慨,“还执着于善恶,反而落入了下乘。”
“用正反来定义,却是更合适一些……正,不一定就是善,反,也不一定就是恶。”
“正过了头,会导致崩溃自毁,反过了度,也难免混乱纷争。”
“只能说,根据局势情况的不同,选择性的保持一定比例的搭配……”
重华悠然阐述着他的道路。
曾经,他研究的是人性的恶,从天欲、人欲,种种欲望需求,来引导、统治天下苍生。
不过后来他发现,这却是落入了下乘。
相比于善恶,还是论述人道之正反,格局更加的宏大,对他来说更能支撑起一条盘古的道路!
那是即使举世皆敌,也终有一日能上望盘古的成就!
人不能因为两条腿走路,接触了地面的尘埃,就将自己的腿脚给砍断吧?
现实,终究是要面对的!
他做为研究这个问题的专家,纵使再不讨喜,再被人厌恶……该到他说话的时候,依旧无人能质疑!
就是呢,可能会被一圈人所敌视,看他不顺眼。
可话说回来。
抵达了那样的高度之后,情绪和处事早已是两码事了。
敌视归敌视,相关问题仍旧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处理,给他足够高的地位和待遇。
最多,是安排监督者,防止他乱来。
不过……
他若是确定盘古了,还需要再折腾什么是是非非吗?
不需要了!
已经确定上车了,事后再补票便足以。
可能有些狼狈。
但永远不亏!
重华……不,是帝俊,他有属于自己的智慧,筹谋千秋万世。
或许手段并不讲究,但并不妨碍他能否走向成功。
“你很自信。”文命的目光有些冷,“觉得这样就可以漠视这个时代无数生灵的死难么?做为领袖者,不思制止灾难,反而推波助澜、引导战争,你终是难辞其咎!”
“这可不能全怪我。”重华听出了些许微妙,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志,招安可能要失败了,做了无用功,耐心因之减少,“巫妖争霸,苍生死难,根本原因在轮回……苍生的意愿得不到满足,理想者的道路失败了!”
“无数生灵正视现实,试图发出自己的声音,又涉及了诸神与天道的工作推卸……种种矛盾积累,才导致了这一场大劫!”
“我不过是个打工人……打工人能有什么错呢?”
“我不过是迎合了一部分客户的需求罢了!”
“没有这部分客户的推动,我又如何能成气候?”
“我最多是顺水推舟……在这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实验里参与进去,仔细观察与论证,收获到一手宝贵的实验数据而已。”
顺便争取盘个古。
他帝俊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别说他还是金乌呢。
就是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
顶天了,算是个帮凶。
真要追究责任?
这天底下,没有哪一个神圣能逃掉!
“如果要论罪……那对于人道来说,诸神皆当杀!”重华微笑着总结,“太昊漠视有罪,当受领神斧劈杀。”
“娲皇德行有亏,昧了开天功德,当罚之禁闭思过。”
“道祖推动劫数,应有万世幽囚!”
“……”
“谁人无过?”
“苍生皆罪!”
说到最后,连苍生都有错。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可他们没有这份自觉,反倒认为自己是没有责任的。”重华淡淡道,“这就是现实。”
“总有些理想者,喜欢站在道德的高点去批判旁人……可他们却忽视了自己的罪。”
“傲慢、强迫……”重华冷淡的看了文命一眼,“就像你。”
“我如何不堪,也好歹让鸟师的族人过着好日子……哪怕是剥削着别人得来的呢?”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来指责我?!”
“谈理想,谈大义……你为这个时代,做过什么贡献?!”
重华并不客气。
——你什么玩意啊?
——张口闭口的就说我背叛人族?
——轮得到你来说话?
文命深深看了一眼重华浮现于此的交流影像,忽的笑了,笑的很渗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看来,我们之间是不用谈了。”
“你回去吧。”
“下一次提兵来见。”
“我呢,也给你准备一个大宝贝……让你见识见识,我究竟怎么敢指责你的。”
文命淡漠的翻手压下,一方时空碎灭,崩溃了重华的投影。
而后,一柄精致的斧头浮现。
开天……
不!
开山神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