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風姿無敵!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此战,并不局限在恐绝之地。
但凡尚在浩漭的,只要是出自恐绝之地的魂灵鬼物,纷纷感受到了不可控的吸力牵扯。
不论身处何地,全第一时间飞向恐绝之地,或彩云瘴海,或鬼巫宗的领地。
都着急奔赴恐绝之地。
晴朗的白昼,不知受到什么力量法则的影响,瞬间被灰色幕帐遮蔽。
天色从白天瞬间转化为夜晚。
于是,本该是白日见鬼的诡异场景,没有在各方凡人的世界上演,魂灵鬼物都趁着夜幕潜行。
各大帝国的凡人众生,可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人家的祖祠灵牌忽然碎裂,有的墓地鬼哭狼嚎,有几个古老的战场异灵咆哮。
特種兵之王 小說
那些在恐绝之地壮大的幽鬼和天鬼,活动在人间,在阴气浓郁的墓地搜寻异物,在制造出数十万尸骨的战场,收集着战士的亡魂。
也有不争不抢的鬼物,在死前的家族祠堂内,守护着儿孙。
可它们有恐绝之地的痕迹,有阴脉的印记在身,所以身不由己。
当阴脉需要的时候,不论它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根本没讨价还价的资格,就被拉过去参战了。
此刻,这些散落在浩漭各方的魂灵鬼物,一一飞了出去。
太多修为境界突破到阴神者,就能瞧见魂灵鬼物的异动,立即就知道必然是恐绝之地有了巨变。
否则,满天下的魂灵鬼物不会如此反常。
轰!
虞渊在斩龙台的身躯猛地一震。
和他紧挨着的,站在一枚天宫印凝做宫殿内的曹嘉泽,比他还有狼狈,半个身子都已飞出去。
然后,立即被宫殿内\射出的神光缠住,又将其拉了回来。
“阴葵之精!”
曹嘉泽惊喝一声,就见一粒粒银亮的“阴葵之精”,被他从体内剥离,滚落在宫殿的石地上,如有灵智般飞走。
“呵呵,我说嘛。”
虞渊晃动了一下肩膀,胸腔穴窍内,也飞出了“阴葵之精”。
此时的“阴葵之精”重逾万钧,如成了一颗颗银灿灿的微缩小世界,刚刚他和曹嘉泽两人,就是被体内的“阴葵之精”给带动着,差点也沉落向恐绝之地。
来自于恐绝之地的“阴葵之精”,分明能够在关键时刻,被阴脉源头给回收。
也能化作阴脉源头的利刃和眼睛。
“它的意志,能通过阴葵之精传达!难怪我当初在玄天宗,被它给忽然侵袭脑海,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曹嘉泽脸色不太好看,他讲话的时候,又将那枚铜丸般的丹球取出放在掌心。
“炽魂殛电”的灭魂力量,在那丹丸内清晰可见,他也是瞧出局势不对劲,怕“阴葵之精”被阴脉再次利用,所以提前防备。
“不管以前有什么用,现在对我是没用了,我也不敢用了。”
虞渊笑了笑,将擎天之剑唤出,手腕一抖,洒落出一束束绯红剑光,将那些尚未被他耗尽,本存于体内的“阴葵之精”逐个碾碎。
碎灭的“阴葵之精”,变为银白的粉末,流沙般挥洒向恐绝之地。
然后,瞬间融为下方银灰色的雾纱屏障。
他眯眼一看,见到在一条条的阴间冥河深处,如今盘踞着许许多多的魂灵鬼物。
罗玥、千劫和初灵,还有那些等阶不低的幽鬼,天鬼、鬼灵,被那些曾经温养他们,帮助他们壮大的阴间冥河吸附着。
他们失去了自由,成了阴脉意志的体现,去冲击丹妮丝的一滴滴鲜血。
确切地说,是冲击丹妮丝鲜血中,属于摄魂的魂力!
代表阴脉源头的深潭,被摄魂进入的那一刻,两者的战争就爆发了,阴脉为了对抗摄魂,便必须集中所有能集中的力量。
除了魂灵鬼物外,鬼巫宗的玄漓、袁青玺和潋婧等人,也全部感知到它的意志。
“去彩云瘴海,从下面通道去地底世界,到七彩湖处!”
玄漓一声令下,那些鬼巫宗的修行者,浩浩荡荡地奔赴彩云瘴海,试图从通道入地底,联合七彩湖的地魔族群。
轰!
突然,一道朦胧着银白光辉的魂能气柱,如逆流瀑布般,从恐绝之地幽瑀炼化的阴山之巅冲出。
此魂能光柱内,如有数不尽的魂之面容,有浩漭古往今来各种巨擘大拿的模样。
它以势如破竹的冲劲,透过了恐绝之地上方的云层,直奔浩漭的界壁而去,看样子是要冲出浩漭。
魂能光柱,在浩漭高空出现的那一刻,所有强者的灵魂深受震动。
那些人隐隐感觉到,他们的存在痕迹,他们人生的某一段经历,也被烙印在这根魂能光柱,被人暗中烙印了。
“别让这根柱子冲出了浩漭。”
摄魂的声音直达虞渊的灵魂识海,“柱子一旦出现在界壁外,在外域星空中显现,它就能和幽瑀、虞蛛沟通,能对那两位至高直接下达命令。它在天外的三条支流,已全部被我夺取,它内部的灵魂磁能被我压着,所以它只能以灵魂柱在星河中,向那两位传讯。”
“幽瑀和虞蛛只要没收到讯息,就不会回浩漭,不会参与这一战。”
“即使猜到了,知道我和它的战斗,那两位也可以装作不知。前提是,这根魂能光柱没透出界壁。”
“你,如果要想给幽瑀、虞蛛留点余地,就镇压这根柱子!”
摄魂不急不缓地说。
恶女世子妃 时光倾城
本欲看戏的虞渊,几乎没太多犹豫,就选择了听信她。
“对不住了。”
斩龙台瞬间出现在九天之上,银白色的台面陡然放大,如成了一块漂浮在九天之上的陆地。
蓬!
那根从恐绝之地冲出的,让世人为之惊叹震撼的魂能光柱,冲撞到斩龙台时,被另外一个天地挡住。
刺溜!嗤嗤!
魂能气柱和斩龙台碰触时,诸多和轮回、转世,和灵魂洗涤相关,还有各种污秽的异能,直接朝着斩龙台渗透。
“呵呵。”
虞渊咧嘴怪笑着,本体真身落入了斩龙台的内部世界,他看着那部分阴脉参悟的灵魂奥诀,正被这个另类的小世界同化。
斩龙台,直接就吞没了它侵蚀过来的一切力量!
“今时不同往日了,当年我在你的世界,和你做过的一场场交易已经结束了。我也完成了诺言,帮助白骨成功封神,你回报给我的则是阴葵之精。可你的阴葵之精,似乎一直想在暗地里窥探我。”
“还有,阴葵之精居然能在关键时刻,被你做为棋子来用!”
“原来你一开始就不怀好意,一开始就想算计我,想在特定的时刻捅我一刀。”
“可惜,我变强的过程太快了,快到你没有能预料到对吗?”
虞渊眼神渐冷,“也不知为何,随着我境界的提升,随着我尘封的记忆,逐个涌现出来,我对你的观感渐渐变得不太好了。”
“似乎,我以前也不太喜欢你。”
道出这句话以后,虞渊又从斩龙台内离开,朝着那道气势衰竭的魂能气柱,开始不断地挥剑。
咻!咻咻!
道道绯红剑光长河,携带着“擎天九斩”的剑意,砍在了那道魂能气柱,迸射出无穷的银电神辉。
魂能光柱寸寸崩裂!
无数道目光,再一次汇聚在了虞渊的身上,看着在九天之上,犹如神灵般的他,挥剑斩断代表阴脉意志的魂能气柱。
风姿无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