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諸天從茅山開始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章:雷帝法相看書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棍定乾坤。”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将手中盘龙棍往地上一戳。
下一秒。
盘龙棍自张恒脚下探出,这是…
这是跟谁学的招数,插眼,掏裆,这招式可不兴用啊。
张恒手持宝剑,金鸡独立向旁一侧身,回头剑锋下扫。
铛!!
太平剑的剑身拍在盘龙棍上,将捅来的一棍拨到一旁。
至于为什么不用剑刃去斩。
锤棍之将不可力敌。
盘龙棍两两端有手腕粗,上缠金龙,通体玄红。
拿剑刃去硬碰,这主意太妙了,想到这个妙招的人一定死的很惨,保不准,脑袋都让人打扁了,好血腥,好残忍。
“还来!”
张恒发现无视空间的法则太赖皮了。
站在那不动,只是舞棍,便有棍棒自四方袭来。
张恒从未如此憋屈过。
而且他发现,自己的红尘剑意,对赵太祖的意识降临体完全无用。
因为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不管是胆识,心性,道心,还是战意,几乎都是满值。
万幸。
张恒用剑是因为够帅,梦术则是清理杂兵很方便。
压箱底的本事,却不是这两样,而是黄天之术与雷法。
当即,张恒步罡踏斗,口中念念有词:“心与雷神,混然如一,我即雷神,雷神即我,随我所应,应无不可,上体天心,下领幽冥,天意降临,不可违我,雷来!”
轰隆隆!!
天色瞬间变换,刚刚还是万里碧空,转眼就化为了黄天乐土。
天是黄色的,云也是。
云海之间,雷霆滚滚。
如果有懂行的人在这,就会发现这些在云间翻滚的雷霆,不是一般的雷,而是中央黄天崩裂之雷。
此雷有了雅称,名为灭世雷。
常言。
天地无恒,三千大世界下又有无量中小世界。
一刹那既有十万世界生,十万世界灭。
生如何生?
混沌生无极,无极生太极。
灭如何灭?
天流火,地裂痕,雷霆灭世。
这灭世的雷霆,便是中央黄天崩裂之雷。
当然。
此雷自张恒手中用出,肯定没有一雷落,打碎一座小千世界的地步。
不过就是如此,面对这灭世之雷,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身也察觉到了危险,虽然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握着的盘龙棍却紧了几分。
叮!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不等雷霆落下便一跃而起。
自身升腾万丈,直入云层,对着雷云举起了擎天一棍。
轰隆!!
与此同时,雷霆也轰然降下。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先是一棍搅散雷云,然后抽棍防守,打向惊雷。
只可惜。
雷霆之迅,难以规避。
防守的第二棍还是慢了些,只出半棍雷霆便至,这一棍扫是扫不出去了,只能举起棍棒选择硬接。
轰!!
天上炸开一朵黄色的爆闪。
此光之亮,宛如在天空升起了两颗太阳。
赵太祖从空中坠下。
入眼,被其占用的赵宗正的肉身,已经被雷霆击毁法衣,以棍抵挡的右臂更是血肉无存,露出了森森白骨。
叮…
即将坠落地面的瞬间,降临体一个后翻,稳稳落在地上。
落地之后,看了看自己的右臂。
以一字钳羊马的站姿,改为左手持棍,棍端遥遥指向张恒。
嗖!!
又是破开空间的一棍。
这一棍角度刁钻,从背后而来。
张恒扭身便挡,结果转身格挡的一刹那,背后又有强风吹来,来不及多想便一个纵身。
下一秒。
张恒人在半空回头看去。
只见刚刚站着的位置上,赫然插着一根盘龙棍。
刷。
降临体的速度快的惊人。
人影自大地上惊过,一拽盘龙棍,双脚便狠狠的踏在了地面上。
轰!
冲天炮一样。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冲天而起。
原地上,地面都被踏碎了。
曾有人说,炮兵阵地在战斗结束后,炮架所在之处的地面,要比别处低三寸,这是因为开炮的后冲力造成的。
而降临体的这一脚,犹有过之。
“飞天!”
张恒一边向后飞,一边以无相天衣变成甲胄。
此时,他身穿重铠,手持宝剑。
二人在空中,顷刻间便交手三十合,飞出了数十里。
这一交手。
张恒便忍不住暗暗心惊。
盘龙棍上传来的力道大的惊人,虽然只三十招,便震得他双手发麻,险些握不住宝剑。
“呼风、唤雨、惊雷!”
张恒知道以武艺,自己是拼不过赵太祖的意识体的。
所以他很快便开始施法,召唤出黄风,酸雨,还有雷霆来阻挡。
“黄天无极,剑道无极,雷霆无极…”
张恒口中的咒语之快,旁人听了只觉一声音啸。
实则,这是念咒的速度快到了极点,虽然还没到一喝万咒来的地步,却也不慢几分。
轰隆隆!!
天空再次闪烁起雷霆。
雷云之上,更有雷帝虚影浮现。
此雷帝脚踏雷云,身缠闪电,手中握着一把宝剑,面貌与张恒一般无二,赫然是他的法相虚影。
“黄天雷帝显法,灭世,诛邪!”
张恒飞入云端。
梦入洪荒 小说
自身与法相相合。
一时间,高约千丈,立于云端的雷帝,提起手中宝剑自雷云上一剑斩落。
这一剑。
风随行,雨随行,雷霆随行,剑意随行,黄天随行。
“杀!”
张恒与法相合一。
自九天而下,持剑杀来。
下一秒。
以秘境古树为中心,方圆百里内打下的剑意烙印都瞬间响应。
一花一草一树木。
一山,一岭,一江河。
皆化为点点剑光,应召而来,试图为张恒斩灭强敌。
“铁马照山河,寒衣伴楚歌。”
“棍扫九州地,将军奏凯歌。”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奋起手中长棍。
下一刻,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
山河为之倾倒,世界为之失声,耀眼的光芒照耀一切。
等到尘埃落定时,两道身影相距十步,背对背的站立着。
“江山代有才人出。”
“后继有人,吾道不孤。”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将手中盘龙棍插在地上,转身看向张恒:“此身虽然是我的后裔血脉,也有合道境的武圣修为,可比照我的真身,依然是限制颇多,最多发挥我巅峰时期的七成实力。”
张恒没有说话。
因为他也知道,赵宗正打磨的肉身,不可能与赵太祖的武道真身媲美。
再加上这是武道意识降临,七成实力应该都是多说的。
“你,应该还未进入合道境吧?”
赵太祖问向张恒。
张恒轻轻点头。
听到此话。
赵太祖更满意了:“甚好,甚好,等你进入合道境后,哪怕我的巅峰时刻,恐怕也胜你不得,今日,我们算是打平吧。”
张恒擦了擦口鼻间的血迹,只觉五脏六腑都错了位。
对赵太祖意识体平手的提议,他也是默默点头,叹息道:“恨晚生了四百年,不能与巅峰时的你的一战,可惜,可惜。”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已经没有提升的可能了。
而张恒不同,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距离突破合道境已经不远。
合道境后,又是一片新天地,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那时,已经没有和他交手的资格。
所以。
没能见到飞升前的赵太祖,在全盛时期有多强,注定要成为一件憾事。
但是转念一想。
人生,不就是充满遗憾的旅程吗。
“刚才你怎么不出手?”
面对平局的结局。
诸葛卧龙极不甘心,忍不住向镇西侯杨雄埋怨着:“你要是上前相助,或许就不用平手了。”
“那样的战斗,是你我能插手的?”
杨雄也是言语反驳:“或许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要不你去试试?”
“我…”
诸葛卧龙看了眼张恒。
哼!
冷哼一声,抛出法宝砚台,站在上面飞走了。
试试。
怎么试?
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都不行,他去试,试死了怎么办。
“等你飞升后,我们或有再见之日。”
赵太祖说完这话,一棍扫出,打碎空间,一步跨了进去。
张恒眼尖的发现。
空间的另一端,赫然是开封城,宗人府。
这一棍,破开空间,居然通向了数千里外。
“西侯。”
目送赵太祖的武道降临意识退去,张恒也没有阻拦,而是看向了镇西侯杨雄。
杨雄手持长矛,跨上战马,头也不回的说道:“告诉那个小畜生,以后不要丢我的脸。”
小畜生说的是谁。
当然是杨盘了。
父子情深,刚才的杨雄真就没有出手的机会吗。
未必啊。
可他就是没出手,要说这里面没有杨盘的关系,张恒是不怎么信的。
因为杨雄是战将。
和诸葛卧龙这个儒士不同,他并不缺少一战的勇气。
诸葛卧龙都看出他的状态不佳了,杨雄不可能看不出来。
可战而未战,非惧战也,实则虎毒不食子。
“你的实力,已经超过我了。”
片刻后。
张恒正在盘膝打坐,燕赤霞回来了。
他衣衫破碎,精气神却是极好,显然已经得胜而归。
“可曾斩了五毒婆?”
我家果园成了异界垃圾场
张恒抬头问道。
“不曾,让她给跑了。”
燕赤霞嘿嘿笑着,也不在意这件事:“那老毒婆,被我的剑意所伤,没几年是不能出来兴风作浪了。”
张恒嘴角露笑。
燕赤霞跟五毒婆不熟,所谓的缉拿五毒婆,不过是帮他解围的借口。
说朋友,什么是朋友。
关键时刻,能站在你身边的就是朋友。
若不是他交友广泛,以诚相待,今日何来众人相助。
同理。
要是没有燕赤霞等人解围,光凭他一个,今日恐怕难以善了。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正说着。
法海也披着袈裟回来了。
不消问。
大雪山的护教法王,还是没打过这位中原禅宗的扛把子。
这不奇怪。
法海的实力之强,张恒自问是不弱于他的。
也就是法海心性未满,还需在红尘中锻炼。
不然以他的法力和境界,已经可以考虑飞升的事了。
“张道友。”
徐鸿儒也回来了。
他鼻青脸肿,瘸着一条腿,显然被打的不轻。
“不分胜负,嘿嘿,不分胜负。”
注意到张恒的目光,徐鸿儒也是要面子的:“你别看我好惨,其实他们也一样,被我把衣服都扯破了,没脸见人了。”
张恒没有道谢,而是持了一礼,念了句:“福生无量天尊。”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张恒几人等在原地,迟迟未见白素贞回来。
左等右等,张恒有些坐不住了。
因为在众人中,白素贞的实力是最差的。
对上的又是昆仑派掌教许静,虽然许静在昆仑派中只算第三高手,却也不是好惹的。
“我去看看。”
张恒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息,已经恢复了几分。
感念白素贞仗义援手之情,却是不能对她不管不问,于是用出飞行法往白素贞和许静交战的位置而去。
结果到了这里一看。
山河被焚,湖水被煮。
湖面上满是被煮熟的鱼虾,几里方圆都被夷为了平地。
“白娘子?”
“白素贞??”
张恒站在空中,呼唤着白素贞的名字。
片刻后,从一滩乱石下面,钻出了一条筷子长的小白蛇。
这条白蛇奄奄一息,伤痕遍布,其中尾巴处的一处伤痕,差点将它的尾巴斩掉。
“伤的这么重!”
张恒一脸感动。
说关系,他在众人中,与白素贞的关系不算亲密。
二人相识,只是他出手救了许仙。
现在,许仙什么情况还说不准,白娘子来帮他却出了死力。
一报还一报,张恒也不禁感叹着:“白娘子,果然忠厚。”
嘶嘶…
张恒伸出手去,白娘子便顺着他的手爬了上来。
将丹药掰碎,配合着乙木精华酒喂她一颗。
再拿出疗伤药给她洒在身上,很快白娘子便恢复了几分神采。
“多谢张真人。”
蠟米兔 小說
恢复几分之后,白娘子化为人形,不甘心的说道:“要不是我伤在仙鹤手上,旧伤未愈,不见得会败给他。”
“明白,明白。”
张恒说着宽慰的话:“今日的事先记下,日后你要是想找回场子,我便陪你走一趟昆仑山。”
白素贞想了想。
找回场子的事倒不急,更急许仙的事:“等这边的事忙完,真人还是帮我看看我家相公吧,他被你救活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我都不敢跟他亲近了。”
不敢亲近?
这可是大问题,难怪白娘子着急。
张恒也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你先回去,明日我去你府上,定与他见个分晓。”
白素贞带着一身伤势,感激不尽的走了。
目送她的背影。
张恒也在叹息着:“不居功,不自傲,多好的一条蛇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