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深空彼岸笔趣-第四百六十章 舉世無雙相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一行白鹭远去,云雾如烟,整片世界有种平和的美,宁静如世外净土,那个男子静默无声,出尘气质若仙若圣。
但是,真正反击后,他也是可怕的,光雨蒸腾,他像是一面镜子,将王煊的心灵剑光全面反击了回来。
王煊如一道流光,瞬息远去数百米远,心灵之光再斩,这是斩道剑的升华,无处不在,剑光如丝如缕,如雾如霞,横扫那个空明的男子。
这是真正的巅峰对决,王煊动用最强攻击力,驾驭剑光,从肉身的到元神,都在斩出至强剑光。
哧哧哧!
两人之间,仙霞艳艳,瑞光喷薄,看起来无比绚烂,犹若夜空中最为美丽的烟花在绽放,可是,这些都剑芒,每一丝,每一缕,所过之处,让虚空都扭曲了,模糊了,塌陷了。
这样的攻击力,可以说在他们层面本应是举世无匹了,超过十段,破限都难以与他们比肩。
所谓封顶生物——机械黑鹏,在这两人面前根本不够看,这样的惊世剑光,一缕斩出,就能劈杀同时代的各路高手!
超绝世之资,同期,本应举世唯一!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却出现了两人,这是不同超凡文明的碰撞,而他们动用的都在御剑而战。。
事实上,两人都没有实体剑器,全身上下,但从手臂到指头,再到发丝,都是武器,都在发光,有无匹的剑光激射。
那个出尘的男子,不可能站在那里不动,极速而行,超越世人的理解,像是一道光在飞腾,融合进了漫天的剑芒中,无处不在,无处不是他的身影,空明的剑意所至,虚空似被割裂。
锵锵锵!
两人超越了时代,来自不同超凡文明的最强种子,却在这一刻相遇,都全力以赴,像是忘记了其他,唯有这样的征战,能够让他们全身心的投入。
他们纵横天上地下,各自像是失去了身影,隐藏在无边的剑光中,别人或许看不到,但他们自身很清楚彼此的存在。
这一刻,他们超越剑光,如闪电,似云烟,快而无形,似在原地,又像是漫天都可有他们的身影。
王谪仙,人如其名,虽然攻击力同时代中举世无双,杀伤力惊人,但是出手时却没有烟火气,连他的剑光都是那么的飘渺,灵性十足,超凡绝俗。
这是一位真正的剑仙,符合人们心中最美好的想象,他如同画卷中走出男子,纤尘不染,出世而静美,举手投足,丝丝缕缕的剑光如云雾,如诗篇,附着在他的身上,不像是在流血搏杀,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感享受。
王煊出手时则截然不同,动时如雷霆落九天,迅疾而猛烈,炽烈的剑芒一道又一道,交织在虚空中,像是要将这天地刺穿,将这苍宇劈开。
没有什么高下之分,没有意境孰弱孰强的问题,两人剑意如虹,无双无匹,区别只是气质不同。
不远处,赵清菡捂着太阳穴,一会儿眼神迷蒙,带着泪光,轻唤:“师兄。”
一会儿她的眼神又恢复几许清亮,低语:“王煊。”
在这个级数中,两个青年男子的对决,属于旷世大战,不说前所未有,也是古今罕见。
……
外界,第一轮考验几乎结束了,差不多所有人都回去了,只有王煊这里战况到了白热化,越发的激烈,无匹的剑光腾起,愈发恐怖与炫目。
“我去,吹爆!”
“各位快去看,这次的战场,第十八颗行星上,正在上演人世间的绝巅大战,举世无双!”
有人发出惊呼声,引发了所有人的注意,顿时一片嘈杂。
第一轮考验,超凡者太多了,被放在三十六颗新星上,或者为荒芜的超凡之地,或者为熄灭的大结界所在地。
“太强了,这种剑光让破限者都压力巨大,竟会有这种人物,一剑斩出,能够横扫同时代各路竞逐者!”
许多人不淡定了,心神都被那种战斗吸引,万万没有想到首战,便有这种无匹的大对决发生,实在太惊艳了。
“这是中大奖了,难度最小的首轮考验,就遇到微乎其微存在的地狱级关卡!”
“别吵,好好看着,真是不虚此行,我居然有幸目睹这样的惊艳大战,历来这可都是古籍中描述与记载的,在现实世界中,哪里有那么容易遇上两个超越破限层面的强者的决战!”
显然,早就有人在观战了,通过飞船,通过不朽之地的钢铁堡垒,捕捉画面,神色凝重的地盯着。
来这里的人并非都是参战者,更多的人有自知之明,只是为了目睹神话即将谢幕前的最后一场盛会。
所以,观众远比选手更多,第十八颗行星早就引起了大量超凡者的注意。
随着参与考验的人回来,这种热烈,这样的纷乱与骚动,自然达到了高潮,所有人都知道了,被吸引了目光。
不得不说,宇宙虚空中的各种飞船、战舰等,都十分专业,捕捉到的战况清晰而完整,有投影,更有细节处的回放处理,让所有人都身临其境,情绪跟着那两人的无双剑光而起伏,拨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在那水墨山水间,两位剑仙动如雷霆,静如烟雨,非常有画面感,这样的比剑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还是超凡末年吗?许多人不管是否有敌意,都忍不住赞叹,便是历代辉煌时期,出现这样的人都会引发轰动。
青木、吴茵、马超凡、小狐仙,就在山水世界外围,亲眼目睹了这一战,他们暂时没有被注入情绪,他们感受更深。
这一刻,那气质出尘的男子一剑划出,剑气如虹,丝丝缕缕,化成雨幕,他的攻击力更可怕了。
天地间,大雨滂沱,那不是真正的雨点,而是发光的剑雨,随着王谪仙挥洒剑光,漫天都是。
起初,人们还无觉,真以为光雨洒落,神圣无比,直到后来才觉察,他的发丝,他的衣袖,他的肌肤,他的眼眸,都在流动这种光,那是无双剑雨,倾泻而至,覆盖战场!
如果是群战,他一人足矣,能独杀一片战场上所有人,雨点如虹,飞射而下,常人根本无法抵挡。
王煊向前迈步,他黑色的发丝都被自身的剑光染的盛烈无比,起初银白色,接着又化成了金色,剑光无数,像是九天落雷,在前方炸响,在这片战场蔓延。
他的剑光是霸道的,刚猛的,在“大雨”中炸开,无数的雨剑蒸腾,消散,雷霆般剑光与柔和的雨剑触碰,相互融在一起又消散。
在此过程中,两人的心神都在绽放慑人的光束,那是从元神中斩出的最强剑道霞光,如飞升,似渡劫,那种神圣的轨迹,那样可怕的攻击力,交织在肉身外放的无尽剑芒中,到处都是。
这是人世间大境界的至强一战,属于这个领域神话尽头的碰撞,惊慑了所有超凡者。
“快,一点一滴都不过错过,全部录制下来,细节处理一点要到位,容不得一点模糊与朦胧,给我真实还原,这是无价的影音,是古籍中记载的有超绝世之资的生灵的最强之战!”
有人低声道,命令一定要捕捉到所有细微之处。
事实上,各方都在录制,更有飞船直接透过星域边荒,向着自家大本营转播,将影音发了出去。
“这……似乎算是超绝世年轻时代的大战,历代以来,都是以文字描述,难有这样的机会捕捉画面。”
“整片不朽之地,似乎也只有勾陈帝宫中有这种大决战的真人影音留下,似乎是从大结界中送回来的,尘世中难见。”
宇宙中虚空中一片热议,来自神话之地、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各艘飞船中,众人跟着心潮起伏。
战场中,两人的大对决发生变化,王煊如雷霆般的剑光柔和了,绵绵如细雨,飘忽若雨雾中的仙山,他在烟雨迷蒙中,变得宁静,举手投足都有了一种静美,立身山水画间,却又不是画中人。
相反,那个空明的男子不再那么飘渺了,举手投足间,煌煌剑光要裂天,大开大合,景象恐怖!
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自然不可能局限于一种风格,战斗气质随时可变,甚至因为敌人出现的光彩,而瞬间吸收为己用,融合后再现。
誘上夫君——囧妃桃花多 風間名香
哧!
空明男子划出的是一片剑光,但是压落出去的却是一片灰蒙蒙的大山,震动虚空,轰鸣不止,比之术法更可怕。
王煊在绵绵剑雨中,勾勒出璀璨的神像,那是他自己的形貌,向着灰蒙蒙的“道山”轰去。
两人之间,各种奇异景象纷呈,划出的分明是剑光,可映现的却是人间奇景,是仙界风光,对轰在一起,比之所谓的禁忌秘术更为恐怖。
在这样的大对抗中,在这样的超绝战中,两人的身影模糊下去,不可见了,连飞船的先进设备都难以捕捉他们的画面。
自始至终,他们的心中都在斩出剑光,这是王煊出道以来遇到的最为艰难的一战,有很多次他险些就被人斩杀!
两人看似出尘而又超然,其实都早已受伤,各自不知道中了多少剑,到了他们的层面,谁也不比谁弱,有些杀手锏防不胜防。
那本书籍中,有声音在回响,在轻叹,似乎很有感触,连昔日甘愿在红尘中腐朽的第一人,都拿不下今世这个青年,杀的这么艰苦,着实让人心惊。
到了最后,王煊以手为剑,向前挥去。前方那个男子身前是一片红尘大世,是他的时代,整体朝着王煊轰击过来。
一切都落幕了,返璞归真,那剑光,那人间景物,仙界风光,全部消散,场中只剩下两个人。
王煊身上有一股又一股血液冲出,那是一道又一道剑伤,他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有许多地方前后透亮,遭受重创!
在和人最为公平的战斗中,在同层次的大对决中,这是前所未有的,他几乎被人彻底斩杀,形神都被人击穿。
这是王煊所经历的最为艰难与惨烈的一战。
前方那个不染人间烟火气的男子,出尘而绝世,形体慢慢瓦解,在那里寸寸崩开。
“师兄!”赵清菡的体内冲出一道清光,颤抖着,哭泣着,化成一个女子的身影,踉踉跄跄跑来,满脸泪水。
“不要哭……我还在。”
瓦解的男子,留下一道朦胧的虚影,依旧那么的空明绝俗,先是对王煊点了点头,然后他转过身去,拉住女子的手,道:“再次选择,我还是会留下来。”
“师兄,我不想看到你在红尘中腐朽,我想改变这一切,我想你超脱出去……”女子模糊的面孔不停地落泪。
“我愿意驻足红尘中,走吧。”男子温和地说道,拉着她并肩远去,没入水墨山水世界的尽头,最后消散消失。
感谢:S11世界冠军EDG、辰迷摇舟,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