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人到中年 起點-第兩千零三十八章 面見陳冬青!展示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我们三人一起去,也算是对这一次和陈会长的会面,有一个态度,让他觉得我们非常重视这一次的会面。”谢亚东笑道。
“当然可以。”蒋芳点了点头。
“我也很想认识陈会长。”我慎重点头。
“嗯,那就说定了,明天上午十点,老西门蓝屋咖啡厅!”谢亚东说道。
记住时间地点,我和蒋芳相视一笑。
很快,我和蒋芳离开了谢亚东的办公室,并且来到了生产车间,了解了一下情况。
下午离开这边公司,我回到了创耀集团,处理了一些公司的杂事,就一个电话打给了许雁秋,询问了关于第二代通讯芯片的试产情况。
飲食人生
现在手头,除了魔法小镇和龙腾科技,就是酒店项目和奉区的这家服装品牌公司,说实话,魔法小镇和龙腾科技包括酒店项目,都已经走入正轨,就是以西瓜哥名义开的这家服装公司,还没有走入正轨,所以需要做的有很多。
这家公司我虽然投资少,但是我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的,早期是我和蒋芳一起投资,之后西瓜哥才加入进来,至于收购美威公司,继而变成西瓜哥的品牌,也是他的想法,我们说穿了,除了想赚钱,就是和西瓜哥一起实现梦想吧。
这些日子以来,我和蒋芳和切身体会到我们好像还特别年轻,就好像是刚开始创业般,充满着希望。
希望是要有,但是创业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必须要一步步走踏实了,才能触碰到成功的大门。
晚上我和周若云吃过晚饭,周若云就说那家老板跑路的健身房已经有人接手了,装修三个月后,十一月份是肯定会开张的。
这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好事,就是是否周若云买的那些事,会不会退款就是两说的事情了,除了这些会员和课程,这个新老板都会接手。
我早就和周若云说,去不去都没关系,就算是关门了,跑路了,大不了就在家里健身,反正家里的健身房也够用了。
“老公,你可不能一直往奉区跑,你这个算是私活了,我爸都说闲话了,说你到底要不要我们的公司了。”周若云提醒道。
我明面上,是魔法小镇的董事长,是龙腾科技的副总裁,是创耀集团董事会的成员,我明面上,有这三重身份,而私底下,我有自己的生意,比如是万峰集团酒店项目的投资人,是品牌服装公司Watermelon公司的投资人,并且还会参与一些公司的工作中。
賣 小說
“我明白,是我做事有些没有分寸,疏忽了。”我尴尬一笑。
“爸只是希望你可以把重心放在我们家的生意上,并不是真的反对你有自己的事业,但是老公你也知道,这辈子钱是赚不完的,而且你是一个人,你没有三头六臂,哪能面面俱到,你说呢。”周若云继续道。
“的确。”我点了点头。
“这次河省发生这么大的灾情,我们创耀集团以魔法小镇的名义,和天虹集团一起捐款三千万,然后龙腾科技那边是一千五百万,物资和捐款都已经抵达灾区。”周若云话峰一转。
“嗯嗯,这是好事。”我点了点头。
“我新闻上看到西瓜哥的品牌公司Watermelon捐物资三千万。”周若云继续道。
“对,是这个数。”我说道。
“不是我说捐物资不好,只是老公你之前也说过,说你们的这个公司总投资也就一个亿上下,这一次性捐物资三千万是不是太多了,公司一下子账面少这么钱,还能撑起来吗?”周若云开口道。
“其实我和蒋总还有西瓜哥按照个人的股份,进行的捐款,当然了,我们的公司,账面上的资金是不多,但是我们暂时还可以撑住,我们的夏季服饰,很快就会面世,到时候就看西瓜哥的带货能力了,按照谢总监的预估,或许会被清仓,会把直播间给爆了。”我说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还就怕生意太好,你们来不及做呢!”周若云笑道。
“蒋总已经安排人事部招工了,到时候进行培训,老人带新人,直接上岗。”我解释道。
“嗯嗯。”周若云点了点头。
“老婆,你这些天身体还好吧?”我露出微笑。
“你看,你现在开始关心我了,我明天早上一早要去医院做产检,以后肚子越来越大,那么去医院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多。”周若云嘟了嘟嘴,接着道。
“那明天一早,我陪老婆你去产检,然后做好产检老婆你是回家还是到公司,我送你。”我忙一把抱住周若云。
“做完产检,当然去公司了,我现在肚子又不大,而且我是财务总监,怎么能离岗。”周若云笑道。
“嗯。”我在周若云脸颊亲了一下。
晚上我和周若云先后洗过热水澡,就躺在床上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接着就早早的入睡了。
第二一早,我开车带着周若云来到了医院。
在妇产科,周若云做产检,到得知肚子里的孩子一切正常,我们夫妻也算是放心了下来。
离开医院,我就送周若云来到了公司。
看着周若云走进公司,我看了看手表。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我也要出发前往老西门的蓝屋咖啡厅了。
既然我和谢亚东蒋芳约好了一起见陈冬青陈会长,那么我当然要赴约。
车子对着一处方向开了出去,差不多二十分钟后,我来到了指定的咖啡厅范围。
将车子停在车位上,我下车,就对着咖啡厅的大门走了进去。
刚刚进门,我就见到了蒋芳和谢亚东。
今天的两人,穿着都非常得体,两人已经点好一杯咖啡,显然在等待着陈冬青的到来。
我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几步走了过去。
面对面的两排三人沙发中间是一张咖啡桌,我在蒋芳和谢亚东对面坐了下来。
“陈总,待会陈会长来,你还是坐过来,因为是我们三人见陈会长。”蒋芳笑道。
“知道,我就是这个打算。”我说着话,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并且看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