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孽緣?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几个呼吸过后,那被花朵包裹的汉子重重的跌落在擂台上。
就在落地的瞬间,他身上花朵这才尽数散开。
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见状,疤脸汉子勃然大怒。
“你这恶毒的女人,到底对我兄弟干了什么?”
阿依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他还没事,只是受了点伤。”
疤脸汉子一愣,接着眸中翻涌滔天之怒:“你这歹毒的女儿,我兄弟都这样了,你居然还说没事!”
我仰望白富美 小说
山村 小 神仙
说着,他立刻取出自己的武器,咆哮着朝阿依娜杀去。
阿依娜见状,面带不屑的抬起一根纤纤玉指,对准冲过来的疤脸汉子。
随后,原本已经散落在地的花朵又一次飘飞而起,尽数飞到了我疤脸汉子跟前。
看着眼前那遮天蔽日的鲜艳花朵,疤脸整个人如坠冰窖。
他的实力,并么有比刚才倒下的那名同伴强多少,既然半斤八两的兄弟都倒在了花仙术下,他的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片刻之后,疤脸汉子的全身也覆盖上了一层花朵,接着重重的跌落在地。
阿依娜一连两招解决掉了擂台上的两位实力强大的修者,看的其余人是纷纷色变。
紧接着,依旧站在擂台上的选手竟然主动将她给忽略了,朝着其余目标发动进攻。
看到这里,肖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饶有兴致的说着:“这花仙术有些强大啊!”
章程点了点头:“当初花谷老妪还是花谷仙子的时候,可是用这招解决过不少的追求者,至此以后就在也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了,刚才那两个家伙也是自己找事,居然敢惹花谷的传人!”
花谷老妪年轻时可是雍城出了名的大美女,只可惜娇艳的玫瑰想来都是带着尖刺的,让人只能远观不敢靠近啊!
如今的阿依娜很好的继承了师父的衣钵,小小年纪便有了小辣椒之称,相信过些时日应该不会比师父弱几分。
念及于此,章程自顾自笑了笑:“呵呵,幸好这次比赛不允许下死手,不然刚才那两个家伙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肖舜深以为然道:“的确,如果那女孩真想杀了那两个汉子,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神精榜新傳-龍淵傳奇
说罢,他深深的看了阿依娜一眼,在想如果自己儿子有一天遇到了这样的对手,是否能够轻松的取胜。
脑海中对比了片刻后,肖舜发现肖思瞬想要战胜阿依娜的话,还真是有一定的难度,毕竟那花仙术实在是太过神奇,居然能够让修者变得毫无行动能力。
如果思瞬想要破解这样的术法,应该唯有依靠着斗战宝典方才能够具备一定的效果!
想到这里,肖舜便没有继续往下,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号码牌,双目精芒闪烁。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时分。
经过一上午的激战,比赛已经进行过半,剩下还没有参赛的选手也仅仅只有一百多人而已,最多再过两轮便能够结束。
说起来,这么些比赛下来,最终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阿依娜这些少女,年轻修者之所以关注她,是因为对方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简直让人挪不开目光。
至于老一辈人对她感情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花谷老妪。
就在此时,东面的一处高台上。
一名胡子花白的老者自顾自道:“老太婆这次居然让徒弟前往青岗山,莫非也是对那秘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闻言,一旁中年人收起了手中的折扇:“如果她真感兴趣的话,就应该亲自出马而不是派一个小辈过来!”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可问题是这几年来盛传老太婆修炼出了问题,从而导致功力大损,她自然是不可能随意出来走动啊!”
中年人按着扇子拍了拍自己的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旋即,他试探性的问了句:“王兄,你是否曾经听说过一个传闻?”
老者深深看了他一眼:“什么?”
中年人小声说着:“我曾经从暗处打听出来一个消息,据说当初智能大师为出家时,曾经跟花谷老妪有一段孽缘,只不过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他们才没能够走到一起,因此也就有了日后的的得道高增智能以及心狠手辣的老妪!”
听罢,老者眸光一凝:“还有这样的事情?”
他乃是王家的实权人物之一,地位仅次于家主,所以对雍城的大部分事情都非常的了解。
然而刚才中年人说出口的事情,王长老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件事的真假我也无法确定,但这并非是空穴来风的事儿,毕竟智能大师半路出家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而那老妪后来心情大变,也是众人亲眼所见的事实,所以……”
话至于此,中年人便顿住不语。
王长老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看来那小丫头的出现,的确不这么简单,咱们接下里必须要好好注意一下才行!”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随即提醒道:“注意那是必须要注意的,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觉得而最好还是想个办法,将那丫头个淘汰出局的好,免得到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
王长老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说……”
不等他将话说完,中年人便接过了话头:“不错,咱们必须要在下一轮找个办法,将那丫头淘汰出局!”
听到这里,王长老暗自思索了起来。
他刚才已经听说了智能与老妪之间的一些猫腻,虽然暂时无法确定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该有的防备却必不可少。
这次青岗山佛光乍现,绝对是有秘宝出世,这可是四大家族唯一能够增强自身的机会,所以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在这样的前提下,阿依娜的提前出局,自然就变得迫在眉睫。
一念至此,王长老重重的点了点头:“事关重大,你我还是跟其他几位交流一下比较好!”
皇帝系統 打開
紧接着,两人便找到了另外两个家族的代表,一通商议此事。
另一边,阿依娜还不知道一个阴谋已经围绕着自己展开,她因为从小待在花谷的原因,所以性格有些孤僻,向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于是便找了个偏僻之所,打算修整一番。
好巧不巧,她选中的偏僻之所就在肖舜两人的不远处。
看着正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阿依娜,肖舜淡淡的笑了笑。
他对这丫头的花仙术非常感兴趣,想着进行一番了解,奈何他们非亲非故,就这样上去问人家,倒也显得有些唐突。
此时,阿依娜也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眼中打量自己,缓缓睁开了美眸。
定睛一看,她赫然发现不远处正有一个络腮胡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身为一个黄花闺女,被人这样看着,阿依娜心里很不舒服。
“看什么看,在看就挖了你眼睛!”
她的性格无比火爆,比师父还更甚几分。
对于小丫头的恶言相向,肖舜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笑着抱了抱拳:“小姐勿怪,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话音刚落,一旁的章程不住的在拽他胳膊,小声说着:“老弟,花谷的娘们都不好惹,咱们可别跟她牵扯上什么关系。”
章程的话,自然是没有逃过阿依娜的耳朵,不过她也没有去计较什么,而是恶狠狠瞪了两人一眼,随即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肖舜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还是今后在对那啥花仙术进行一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