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txt-第六百一十五章 這茶有毒讀書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大人,喝口茶,休息一下吧!”
端上了一杯茶,梁如岳更显恭敬,得知他们这位大人一回来,就花了半天的时间将最近的公务全部看了一遍,梁如岳心中难免忐忑。
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他可没少折腾,冲沈钰打小报告的可不少。他自认为问心无愧,但也架不住有人在背后说坏话。
虽然对大人有信心,但他还是不免有些紧张,所以这才来探探口风。
尤其是最近江湖上传来的消息,这才让梁如岳知道他们家大人又做了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更让他有些焦虑。
跟大人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这样让梁如岳有一种紧迫感,愿意跟在大人身边的人多了,可不差自己一个。
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时不时的过来刷脸。
他也知道他们家这位大人特别厉害,深不可测的那种,但却也没想到能这么厉害。
天下第一杀手组织暮颜花,那是令多少人闻风丧胆过的存在,却在大人面前被一剑而没。
以前他们家大人就隐隐有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的传闻了,这一把下来,更是将这名号几乎做实。
连带着江湖上最顶尖的哪几个宗门,也对这样的名号没有任何异议。仿佛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一个人镇压一个时代的场景了。
更简难得的是,自家大人没有架子,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冷酷无情,死在大人手里的人都是该死之人。
只要你自己洁身自好,就完全不用担心。就好比是自己这样的,那从来都是一身正气,一直都是问心无愧。
哪怕是面对糖衣炮弹,也往往都是把糖衣吃下,把炮弹扔回去。便宜占尽了,但不能做的事情该不做还不做。
呃,当然了,上一次那个一百来岁的奶奶是个小意外。
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沈钰意外的瞅了瞅自己手里的茶杯,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这茶不错!”
听到沈钰夸奖,梁如岳立刻兴奋的说道“这茶是卑职花重金购得的,乃是少有的东湖春茶。”
“传闻,这茶从采摘到制成都极为不易。必须要用绝美的处子采茶,再以秘法炒制而成,乃是一等一的好茶。”
“嗯,的确,这茶是好茶,只是这茶里有毒!”
“有毒?”原本还在吹嘘着自己得到这茶有多不容易的梁如岳,一听到这话,吓得立刻跪了下来。
“这,大人,卑职万万不知道这茶水有毒啊,大人明鉴,卑职是绝不会伤害大人的!”
“没说是你!”将茶杯推了过来,而后沈钰吩咐道“把这杯茶处理掉,这毒的毒性太烈,沾之必死,要小心处理!”
“是,是大人!”小心的将茶水端走,出了沈钰的大门,梁如岳身上顿时变得杀气凌然。
害人害到了自己头上,这帮王八蛋是不想活了还是咋地,真以为自己提不动刀杀不了人么。
“来人,来人!”
“大人!”随着梁如岳的大声呼喊,一队黑衣卫立刻飞奔而来,恭敬的站在一旁。
“给我封锁木香茶庄,还有赶紧封锁城门,不许任何人外出。”
“本官为大人买的茶里竟然被人下了毒,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给我仔细的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到!”
“是,大人!”
随着这队黑衣卫出门,整个安州城都仿佛被动员了起来,大批大批的黑衣卫涌上街头,让百姓看的份份侧目。
一处茶摊边上,慕轻狂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明白,这一次的试探已经失败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若是沈钰这样的人这么容易就被毒死,那他也就不配被这么多人忌惮了。
滿足我 基路比羅斯
何况这一次,他本就是为打草惊蛇而来。像沈钰这样的人,几乎没有什么死角,他根本无从下手。
他需要一个机会,既然对方没有破绽,那就想办法弄出些破绽来,将这潭水搅浑。
只有沈钰越是警惕,越是小心的时候,其实就越容易露出破绽的时候。
当然,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丝毫把握。面对这样的高手,他自认为成功率可能连一成都没有。
这一次,自己恐怕是走不了了。这一辈子自己没有什么遗憾,要说遗憾,就是自己的儿子,孙子自己平生只见了一面,就看了一眼。
若是有可能的话,他想再看一眼,哪怕是一眼也好啊!
默默的灌了一口酒,他知道这个遗憾恐怕自己真的只能带走了。沈钰,不好杀。何况就算能杀,他也一定死。
天下第一杀手看似风光,但对他而言更是一个累赘。
只要他活着,那些人就始终会不安,他们是不会留下自己这样的威胁。
所以,无论沈钰会不会被杀,自己都得死。也只有自己死在安州城,那些人才会安心,自己的家人才有可能能保全。
可对于这样的任务,慕轻狂虽然抗拒,但其实在内心最深处还有一些小期待的。
身为一个杀手,还有什么比刺杀天下第一来的刺激,也更让人兴奋的呢。
既然都是一个死,为何不死的璀璨一些,总好过老死在无人的角落,死的如杂草一般默默无闻,没有一点波澜。
他生来不平凡,死时亦要不平凡。杀死沈钰,或者被沈钰杀死,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死亡来的更璀璨呢。
而此刻的沈钰,却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在他前方多了一道身影,一道实力尚可的青年身影。
先是一杯毒茶,现在又要正面刺杀他了么?只是就来了这么一个货,未免太看不起他了吧。
不是他吹牛,就眼前这个青年,他甚至不需要出手,杀他只需一个念头就够了。
“花无意,见过沈大人!”在看到沈钰走出来之后,那个青年立刻恭敬的行礼,丝毫没有一点要剑拔弩张的意思。
“花无意?花家大公子?”西川花家,天下八大世家之一,也是西川最大的世家,自始至终都是死死压住冯家一头。
冯家那些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取代花家,成为西川第一世家,跻身于八大世家之中。
这个梦他们一直做,但却似乎永远都实现不了。为此,他们还进行各种丧心病狂的实验,企图另辟蹊径。
可惜,所有的努力在花家面前都是脆弱不堪,这个家族太强,强到让冯家有些绝望。
不过花家的名头在自己这里,并不好使。
“大人可知,暮颜花并没有覆灭,大人所杀的只是慕轻狂的替身而已。”
“慕轻狂用一个替身和几乎全部的暮颜花顶尖高手的命,来帮助自己瞒天过海。用金蝉脱壳的方式,从江湖的视线之中抽身而出。”
“而且慕轻狂这个天下第一高手已经来到了大人身边,他们依旧想要刺杀大人你!”
“哦?”沈钰眉头一挑,这个消息还不足以让他震惊。既然慕轻狂没死,还敢送上门来,那就再杀一次不就行了!
更让沈钰好奇的是他跟花家素无往来,花家大公子怎么会千里迢迢从家里跑来提醒自己,总不能是自己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对方吧。
最关键的是,他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对方如此忐忑,该不会是作贼心虚吧。
“你们花家为什么会这么好心,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大人茶水中的毒,乃是我花家的毒,是花家的三大奇毒之首,含煞香!”
“所以我必须过来向大人解释,下毒的事与我花家无关!”